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小倩”王祖贤,前后不过十年时间,造就了一种属于自己的经典!

“小倩”王祖贤,前后不过十年时间,造就了一种属于自己的经典!

发布日期:2015-12-24 未知 點墨春秋
“小倩”王祖贤,前后不过十年时间,造就了一种属于自己的经典!

她17岁出道,26岁早早隐退,前后不过十年的时间,成就非凡,造就了一种属于自己的经典。她的美曾是那么光彩照人,留于身后的美丽弧线,犹如唐诗宋词,李白、柳永诗句里的一份豪情,一处婉转,点亮众人的心,照亮了整个时代。她的风情、她的性感、使她跻身亚洲一线女星之列,也是继承成龙之后第一位走红韩日两地的女星。片酬更是一度跃居港台明星第一名,她就是王祖贤,一个高傲冷清、美艳动人却始终孑然一身的传奇女子。她虽早早隐退,却似乎从未离开过。岁月沉淀出来的风韵,至今留存记忆,让人遐想。

 

王祖贤1967年出生于台北,亮丽的外形让她常常成为众人注目的焦点。在同学的怂恿下,她报考了台湾国光艺校。15岁的时候接拍“阿迪达斯”球鞋的广告,也是这个广告令许多人都开始留意这个有着独特气质的女孩。1984年她接拍了银幕处女作《今年的湖畔会很冷》,意外获得第20届金马奖最佳摄影奖。在那年“金马奖”颁奖典礼中,香港邵氏公司台湾分公司经理马芳踪一眼就看中了这个很羞涩的小女孩,推荐给了邵氏的当家人方逸华。阅人无数的方逸华也惊艳于王祖贤那浑然天成的美,遂以28万港元买下了她与“高达”签订的合约,从此王祖贤正式进入了香港娱乐圈。

有趣的是,邵氏引进来却是新艺城,在1985年拍摄的《打工皇帝》为王祖贤在香港铺就了一条星光大道。但给她赢得关注的并非其中的角色,而是与许冠杰的恋爱绯闻。上世纪八十年代末开始,从台湾去香港发展的女演员非常多,但是能像王祖贤这样让港人魂牵梦萦的并不多。一来她丰满,二来她有着一副如她角色一样多情的面孔,这样多情的眉眼,也注定了她后来的绯闻比演艺事业更受关注。

从1985年到1987年这三年里,王祖贤马不停蹄地在《再见七日情》、《天官赐福》、《霹雳大喇叭》、《杀妻二人组》、《义盖云天》、《偶然》、《俾鬼捉》、《绑错票》、《卫斯理传奇》等电影里穿梭。这个时候的香港电影跟现在不同,并不缺本土女花旦,但是王祖贤仍以自己高人一等的身材和柔情似水的面容,不断扩大着自己阵地。她仍以喜剧片为主,合作对象里不乏周润发、张国荣、钟镇涛这些已撑起香港大半市场的男演员。不过在这个阶段,王祖贤依然是站在梅艳芳、叶童的身后。所以也会间或回台湾拍诸如《芳草碧连天》这样的文艺片,并与当时正红的齐秦相恋。

1987年王祖贤接下《倩女幽魂》的女一号,《倩女幽魂》是徐克最重要和最成功的影片之一,也是这部影片上王祖贤在香港华语电影中有了立足之地。让人意想不到的是“小倩”的最初人选并不是王祖贤,其实当年,徐克本意是让张学友的太太罗美薇来出演。然而王祖贤却也是个有心之人,闻得女主角迟迟未定,主动找上门毛遂自荐。一个造型下来,令全剧组的人眼前为之一亮,立刻拍板定下王祖贤为“聂小倩”这个角色。此后王祖贤凭借《倩女幽魂》红遍亚洲,成为最经典的小倩。她的造型柔美飘逸,变幻万千,那一袭白衣如冷烟蔽月华,不染尘世雪霜。她明眸流转,浅笑含愁,蒲松龄笔下的女鬼就该如此清冷幽怨。她同时又是勾人精魂的艳鬼,玉骨冰肌透过轻纱散发出缕缕风情月意,无意间诱惑了众生。一笑万古春,一啼万古愁,真是如此。而她与书生宁采臣那段人鬼殊途的生死苦恋,更是引得无数痴男怨女为之心碎。

1989年王祖贤的《飞越阴阳界》还没拍完时,韩国方面就已出价15万美金要买韩国版权,同年,因“小倩”在日本人气急升的王祖贤,又带着《飞越阴阳界》参加东京国际影展。当时位列该国三大报纸之一的韩国《东亚日报》,根据各项数据统计出5位在韩国最受欢迎的外国明星,其中中国明星占两位,分别是王祖贤和周润发,同年王祖贤主演的经典喜剧片《大丈夫日记》便是与周润发合作的作品。1990年王祖贤再度与徐克合作出演的《倩女幽魂》系列第二部《人间道》,以2080万的成绩排在当年全年票房榜的第六位。王祖贤也因此与张曼玉、钟楚红、关之琳并称90年代初香港影坛“四大名旦”。

1990年23岁的王祖贤主演了李碧华写的《潘金莲的前世今生》,一人分饰两角,引发了很大的争议。但是,王祖贤第一次把片酬调高,并立誓不再拍低成本的电影,尝试从深层次发展自己的演技。《金瓶梅》的风月艳谈历久不衰,可任何版本的影视作品都不及这部戏的情节跌宕惊魂、天马行空。王祖贤一人分饰前世潘金莲和今生单玉莲,造型纷繁绝丽,目不暇接。潘金莲的戏份不多,几乎只存在于幻觉和回忆中,却美得令人惊叹,秋波袅袅百媚横生。相形之下,单玉莲只是个本性纯真而命运坎坷的女子,偶一放纵皆因前生孽缘牵引。由于年龄及剧本限制,23岁的王祖贤其表演张力远不及四年之后的她,未能更加深入挖掘两个角色的灵魂,但至少,她塑造出最神秘哀艳悲情的潘金莲,这一点无人能及。

这一年她和刘德华被媒体封为港台最忙碌、接戏量最多的演员,同时也是片商眼中最具票房保证的明星。因为即便是她在影市淡季上映的《千年女妖》和《灵狐》也能有不错的票房。而《倩女幽魂》第一部大获成功后,《倩女幽魂Ⅱ:人间道》与《倩女幽魂Ⅲ:道道道》也分别于90、91年推出。影片各有创新,票房也延续了前作的成功。王祖贤跟自己说,她不想再演女鬼,于是,只能在时装戏里演一个又一个长腿花瓶。无论是《庙街十二少》里长发飘飘迷倒古惑仔的德兰,还是《城市猎人》里给成龙配戏的惠香,以及《赌城大亨》系列里刘德华的红颜知己都难逃花瓶这个命运。

1993年这一年里,王祖贤分别拍摄了《青蛇》、《东方不败风云再起》等七部徐克监制的大制作影片。《青蛇》里再演妖,依然倾倒众生。王祖贤版的白素贞形象完全颠覆传统,却最接近蛇的本质,她妩媚、妖娆、风情、亦豪放亦温柔,集妖性和人性于一身,颇具传统戏曲风格的扮相及身段,更赋予她一种诡异灵动的美,一种红颜祸水的悲剧预示。与祖贤以往那些女鬼角色不同的是,在白蛇的脸上简直找不出半点哀怨。她的痴情和忠贞,在水漫金山时那坚毅的眼神中表现得淋漓尽致。原来,她始终走不出这个圈圈,原来,她的宿命就是要这一生都得不到一份正常的永久的爱情。与林建岳、与齐秦、与那些似是而非的男主角之间,她的心总会有累的一天。王祖贤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女鬼演多了,怕下辈子投不了胎,还是见好就收吧”。

作为笑傲江湖系列电影第三部,《东方不败风云再起》延续了前作的故事。王祖贤在片中饰演东方不败的侍妾雪千寻,痴情贞烈的女子,彻底的悲剧人物。如《霸王别姬》中的程蝶衣那般,不疯魔不成活。为了拯救绝望的爱情,她假冒东方不败的身份,高贵、冷峻、倨傲、飘扬若玉树临风,然而只是姿态。她死心塌地爱着东方不败,甘愿万劫不复,只求挽回他的心。雪千寻的死亡是整部电影的高潮,苍茫海天之间的一叶扁舟,凄绝似血的红衣衬出她瑰姿艳逸的风华。揉碎桃花红满地,玉山倾倒难再扶,为情而生的她,注定为情而死,或许这就是宿命。

2001年,杨凡导演邀请王祖贤主演了电影《游园惊梦》,这部电影是王祖贤从影数年的巅峰之作。这个角色也是她所塑造的万千红颜中,最与众不同的一个,荣兰的性格极其复杂,具某种程度的分裂特质,其情感心境在不同际遇中的转变也相当隐晦微妙。粉墨华彩的渲染,满园春色的映衬,风流俊逸的男子装束足以实现和满足她假想的自我价值。当灯昏梦醒后,只剩下现实的无尽空虚,她沉醉于翠花病态颓废的美丽痴迷于邢志刚原始赤裸的色相。她在灵与肉的欲望中纠缠,在昂扬和低迷中徘徊,在优越感和负罪感之间挣扎,在道德和梦想的冲突中,逃避、选择和放弃。荣兰看似矛盾的分裂人格,更使她具有一种极端的独特魅力,从而在王祖贤所有电影作品中空前绝后。

王祖贤在拍完《游园惊梦》后宣布息影,随后游学加拿大。2003年,王祖贤复出主演了《美丽上海》,借此片完成了从“偶像派到演技派的华丽转身”。之后潜心佛学的王祖贤再次翩然离开,淡出银幕。

曾经有一个演员这样说过,在生活里过得简单一点,因为在演戏的时候,你已经演尽了人生的百转千回。王祖贤已将一个女人感情世界里所有感情都尝遍,并自觉不自觉的融入到自己的影视作品中,对爱情、对爱人、对人生、对自己。岁月流转,美人依旧,如今的王祖贤像是一个静谧的湖,外界的谣言于她,只不过是一丝微风,笑一笑就过了。我觉得能够很自在地游荡人间是最快乐的事情,这个自在,包含了所有的喜怒哀乐。娱乐圈复杂的生活终究不适合她,她要的只是简单的幸福:一个温暖的家,一个白首不相离的他。还有那份让她感到快乐的自在……


©Copyright © 2002-2011 顽兔网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00848号 Powered By 顽兔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