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新闻 > 今创集团曾卷入受贿案被指“带罪上市”

今创集团曾卷入受贿案被指“带罪上市”

发布日期:2018-05-04 法人网 [db:作者]
今创集团曾卷入受贿案被指“带罪上市”

今创集团日前已成功打入IPO阵营,因其曾经卷入张曙光受贿案而遭人举报,最终如何走到IPO敲钟之日仍存疑问。

文 《法人》记者王磊磊

2017年4月28日,证监会按法定程序核准了10家企业的首发申请,其中国内高铁以及各大城市地铁、城轨的内饰产品配套供应商——今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今创集团”)赫然在列。

由此,今创集团成功打入IPO阵营,实现了资本市场运作层面一次大突破。不过,在此前的4月10日,即证监会网站公示新一批首发申请过会企业名单之日,同为高铁行业的另一家上市公司——神州高铁的实际控制人文炳荣先生针对今创集团曾卷入张曙光受贿案的有关情况向有关部门和媒体进行了举报。

记者了解到,今创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戈建鸣曾卷入过原铁道部高官张曙光受贿案。根据司法机关认定的事实,戈建鸣曾给时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的张曙光行贿800万元,在此次招股中,虽然对上述行贿事实进行了披露,但作为涉嫌行贿的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曾任总裁的戈建鸣没有继续担任公司总裁、总经理等职务,甚至没有出现在公司高管名单中。对此,有关人士指出,今创集团这一做法有“躲避风头”和“故意洗白”之嫌。

10余年发展一跃成为龙头企业

今创集团总部位于江苏常州武进,于2003年3月成立。尽管公司成立只有短短10多年,目前已迅速发展成为国内轨道交通车辆配套产品行业的龙头领军企业。

据其招股说明书显示,在动车组配套产品领域,今创集团参与了包括内装、侧拉门机构、厨房、座椅等动车组产品的国产化以及标准化动车组的配套研发工作。

在城轨车辆配套产品领域,今创集团的产品目前“几乎全面覆盖到全国各主要城市”,广泛参与了包括北京、上海、天津、广州、深圳、杭州、合肥、武汉、苏州等几十个城市近百条城轨线路项目。

而在国际市场上,其产品也出口并应用于英国、法国、意大利、比利时、新加坡、印度等数十个国家的轨道交通车辆项目。

一个数据能更形象地说明今创集团在行业内的“江湖地位”。据其招股说明书显示,经测算,该公司的动车组内装产品,2014年至2015年的市场占有率一直在30%以上。

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今创集团之所以能在短时间内迅速成长为国内动车、地铁的相关产品的供应商的领军企业,除了搭上了过去10年我国“高铁建设加速期”这趟顺风车之外,还与企业的创始人俞金坤个人的开拓能力以及社会人脉资源有关。

俞金坤,出生于1943年2月,早年“入赘”进入常州武进遥观镇剑湖村的戈家,并曾在此担任过多年的乡镇企业的厂长。2003年3月,俞金坤创办了江苏剑湖轨道交通设备有限公司。2004年9月,公司更名为今创集团有限公司。

由于铁路车辆相关制造行业对产品安全和性能有着严苛的要求,市场准入门槛极高,民营企业难以插足。但今创集团作为发迹于常州的一家民企,能够进入壁垒较高的铁路制造业,不能不提到其创始人、现任董事长俞金坤。

常州当地知情人士透露,俞金坤系我国“铁路第一人”、原国家铁路部交通运输局局长张曙光的常州老乡,二人有将近20年的交情,家族交往甚多。对此,张曙光在受审过程中在法庭上称,“这么多年我是看着他(俞金坤)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做到了几十亿。一个民营企业家,我很尊敬他,他也很尊敬我,因为我在技术上帮他的忙,但是我从来没有拿过他一分钱。我连他家的水都没喝过”。

这样的“君子之交”在2005年被打破。彼时,张曙光刚刚升任铁道部交通运输局局长,一方面,力争评上院士成为了其必争所在;另一方面,生活作风腐化带来的花销也越来越大,手头越来越紧的张曙光开始与包括今创集团在内的多家企业“频繁接触”。

总裁行贿800万元为企业发展

2005年,俞金坤的儿子、今创集团的“少东家”原总裁戈建鸣找到张曙光。张曙光后来在庭审时回忆两人碰头的这一幕时说:“戈建鸣说,他如今当了今创集团的总裁了,说话也算话了,今后如果张叔叔需要钱的话,直接给他打电话就行。”

据北京二中院审理查明,2005年—2009年,今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戈建鸣先后三次向张曙光行贿800万元。

张曙光第一次向戈建鸣张口,是在2006年前后,这与张曙光参评院士“需要花钱”有关。戈建鸣接受调查时曾表示:“张曙光刚刚升任铁道部运输局局长,他给我打电话说要200万元。我没有问他为什么要钱,他也没有告诉我。”

彼时,当张曙光决心参选中科院院士的时候,戈建鸣来到北京对张曙光说,“需要钱的话,还是不要找别人”。于是,张曙光第一次向戈建鸣提出的具体数额是200万元。

戈建鸣十分慷慨,不仅很快拿给张曙光200万元,还许下未来说:“他觉得少,他让我别着急,再合计合计。需要多少告诉他。”意思是,怕张曙光嫌200万元不够。

根据庭审资料,戈建鸣说上述话有两层含义:其一,怕张曙光评选院士钱不够花;其二,也是在张曙光担任运输局局长的2006年,张曙光刚刚结识了一个情人,故此花销大增。

此后,2007年3月以及2009年元旦,戈建鸣又分两次给了张曙光600万元。

张曙光落马后,今创集团也被推上了舆论的风口浪尖,彼时今创集团副总裁、戈建鸣之妻胡丽敏曾出面撇清,称“公司主要负责人与张曙光在开会时结识,是行业内正常交往”。而事实上,除了被张曙光索贿800万元,今创集团总裁戈建鸣还曾行贿铁道部运输局装备部客车处处长刘作琪22万元。这位老总在证词中无奈地表示,送钱是因为对方对零部件供应商有审批权力,他们不得不和铁老大“搞好关系”。

在张曙光的一审判决书中,法院查实,在张曙光收受了戈建鸣的800万元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为今创集团成为动车组辅助电源等配件的配套生产商及压低外方谈判条件等方面提供了帮助。

在戈建鸣担任今创集团总裁期间,负责集团公司的主要业务市场及全面管理工作,戈建鸣在证言中也表示,张曙光作为运输局局长在出谋划策、提供商机、订单采购方面提供了很多帮助。

在今创集团的招股说明书中提到,2011年7月案件调查期间,戈建鸣积极主动协助调查,并持续在公司正常工作,至今不存在被立案侦查、采取强制措施、限制人身自由、股权被司法机关冻结等情形,2011年至今公司业绩持续稳定增长,未受到案件的不利影响。

法律界人士则提出,是否构成行贿罪还要考量是否存在因收受财物而谋取不正当利益的诸多情况,此外本案案情和背景复杂,虽然没有追究刑事责任,但仍存在隐患。

©Copyright © 2002-2011 顽兔网 版权所有 皖ICP备15000848号 Powered By 顽兔网